A Guide to Napoleon's Waterloo

在1815年的滑鐵盧戰役中,歐洲國家的聯軍打敗了拿破崙。因為那場有名的戰役,世界上很多地方都以比利時法語區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莊來命名。滑鐵盧遍布英國、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甚至連南極洲都有滑鐵盧。但是真正的滑鐵盧卻就在布魯塞爾郊外,每年有成千上萬遊客來到這裡眺望起伏的山野美景,想像著漫山遍野的千軍萬馬。還有些人則穿起當年士兵的製服重演那場歐洲絕世之戰。這裡每座建築都是歷史的一部分,每座農場都有相關的故事,所以,《hi歐洲》為你準備了一份特別戰場探秘指南。

Ligny 利尼: 戰前兩日

在這個村子裡,拿破崙的軍隊與普魯士軍隊交戰過,這是拿破崙皇帝的計劃之一:在不同的地點將聯軍的分支各個擊破。普魯士軍隊撤退的時候,拿破崙以為他已經徹底贏得了勝利,這個錯誤的判斷後來證明是致命的。因此,難怪這裡的村民都知道他們在歷史上對戰爭的結局起了重要作用。 “我有兩種生活。”農場主Benoit Histace正在把他的農場改造成一座新博物館。 “一種生活是當農民,一種是扮演拿破崙軍隊裡的軍官。”Histace已經參加過30年的歷史重演了。 “在軍團裡,我們有自己的名字。步兵沒有按照真實的歷史原型。但是我扮演的軍官確有其人, ”他說。儘管扮演拿破崙士兵的人們每個月都有聚會,每年的重頭戲卻是在六月。到時成千上萬訪客會聚集在這裡,徒步前進到滑鐵盧,穿過戰場,沿路紮營,就像1815年的真正軍人一樣。

Ferme du Caillou:大戰前夜

這張行軍床很小,卻真的是拿破崙在滑鐵盧大戰前夜睡覺用的。無論怎樣,他每次也只能睡一個小時——他的軍官會不斷打斷他休息來報告外面的戰況。軍官們就在旁邊的小屋子裡,根本沒地方可躺,不過他們也比那些在外面淋雨的士兵要好得多。拿破崙把他的戰事委員會設在廚房裡。當地農場主聽說皇帝本人御駕親臨,就前來討要一些補償。 ——他太有遠見了,兩天之後,農場房子就被普魯士軍隊燒掉了半邊。

Hougoumont 烏古蒙:決戰當天

“用一切辦法守住烏古蒙,”在滑鐵盧戰場上與拿破崙對陣時,英軍指揮官威靈頓公爵阿瑟•韋爾斯利 (Arthur Wellesley, Duke of Wellington) 命令他的軍隊。英軍在農場設防。為了奪取那座堅固的村舍,法軍花了幾乎一天時間。一隊法軍士兵曾一度攻了進來,但是那些英勇無畏的英軍士兵關上了農場大門。在當天剩下的時間裡,儘管拿破崙的12,700士兵全力以赴,法軍也沒能佔領烏古蒙。最後,他們決定將整個地方付之一炬。這時奇蹟發生了。當火到達小教堂門上的木製耶穌雕像時,火漸漸滅了。雕像完好無損,留存至今。

圖/istock

Waterloo Memorial 滑鐵盧紀念碑:白日之戰

“人們以前來這裡,爬上獅子拍照再爬下來,如果你問他們誰打贏了滑鐵盧戰役,他們會說是拿破崙,” Etienne Claude主管微笑著說。這裡位於戰場的中心,可以參觀的東西很多。荷蘭人築起了一座高台,台上是獅子雕像,有226級台階通往荷蘭國王受傷的地方,法國人繪製了一幅戰役全景圖放在這裡。近來這兒增加了一座地下博物館,不僅展示了戰役的故事,還介紹了法國大革命和拿破崙的崛起。最精彩的是4D電影,當戰馬和步兵向你衝來時,你能感覺到地面的顫動。在這裡,你能感受到混亂、嘈雜、炮聲和軍隊互相拼殺的聲音。

Wellington Museum 惠靈頓博物館:戰後之夜

代表惠靈頓公爵的一個人偶坐在村子裡的一個小客棧裡他曾經坐過的桌子旁,展示著他正在寫捷報的模樣。在捷報裡,惠靈頓公爵承認,如果普魯士軍隊沒有返回從側面攻擊拿破崙,英軍恐怕很難守住,而拿破崙可能已經獲勝了。當惠靈頓公爵寫報告的時候,拿破崙正在返回巴黎的路上,他在那裡宣布退位,最後被英國軍隊放逐到南大西洋的小島聖赫勒拿島 (Saint Helena) 上,5年後他在那裡去世,享年51歲。

Mont Saint Jean:大戰過後

當時很多農場都被用作臨時戰地醫院,數千名士兵在那裡接受治療,很多人做了截肢手術——為了活命這是唯一的辦法。那時歐洲的醫藥技術還不是那麼發達,這座小博物館講述了那些治療方法血淋淋的細節。幸運的是,這座農場也釀製啤酒,你可以在參觀時品嚐新鮮釀製的啤酒,這種啤酒有一個恰如其分的名字:“滑鐵盧,勇士佳釀。”

儘管在滑鐵盧戰勝拿破崙為歐洲帶來了40年的和平和繁榮,戰後這些村子卻過了相當長一段時間的苦日子。很多農場都被燒毀了,莊稼也遭到破壞,田野裡到處是屍體和傷兵。與此同時,第一批觀光客在戰事結束後第二天就從布魯塞爾乘坐馬車來到了戰場。從世界各地來這裡參觀的遊客絡繹不絕——有人來研究戰術,有人來憑弔祖先,還有人喜歡歷史或者希望來看看寧靜的風景。已經過去200多年了,滑鐵盧還是那麼出名。

更多文章: 滑鐵盧指南

觀光遊覽〜團體旅遊: 2天1夜:穿越滑鐵盧之旅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