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我在广阔的音乐世界里徜徉已久,但我仍是我——那个单纯的捷克音乐人。” ——安东宁·德沃夏克(摘自写给捷克作曲家菲德勒的信,1886年)

如果你刚在布拉格查理大桥上消磨了整天的时光,想要逃离人群,不妨去德沃夏克博物馆听一场音乐会。就在铁门后那座建于十八世纪早期的典雅的巴洛克宫殿中,你可以欣赏到捷克共和国最伟大的作曲家的作品。

这座现称“美国别墅”的宫殿,最初是风景优美的贵族行宫,后来曾以多种身份存在过:牲口集市,餐馆,以及德国医学系学生的俱乐部。最终,它的原本面目得到精美还原,一楼的巨幅壁画《阿波罗·飞马与艺术》出自索尔(Johan Ferdinand Schor)之手,花园里的“四季”雕塑则来自马特亚兹·布劳恩(Matyáš Braun)。

别墅内常年展出安东宁·德沃夏克(1841-1904)的照片,生活用品,以及作品样本,因此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德沃夏克的崇拜者的朝圣之地。在这个挤满游客的城市里,别墅不仅是一个安静的港湾,更是再好不过的去处——如果你想了解关于德沃夏克的生活点滴,以及他如何从一个不知名的乡村音乐家而成为举世闻名的作曲家的历程。与其他19世纪作曲家一样,德沃夏克许多作品的灵感取自于民间音乐,他也因此常被称为捷克民族乐派的代表人物。

德沃夏克出生在当时隶属于奥地利帝国的布拉格城郊。父亲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古琴手,职业为屠夫。家中14个孩子仅8人幸免于夭折,德沃夏克是长兄。德沃夏克幼年时便展露音乐天赋,6岁时已是出色的小提琴手,可是直到1874年,他一直是布拉格城外一个不知名的作曲家。那年33岁的他,一位一贫如洗的音乐教师,获得了奥地利国家奖学金。官方记载中这样写道:“他获得了一笔可以减轻他的经济负担和焦虑的奖金,并赋予他创造的自由”。记载中还提到,德沃夏克直到那时都没有自己的钢琴。婚前他与五名男子共住,其中一人有一架小型拔弦钢琴。

德沃夏克不仅赢得了奖金,他的作品也给评委之一的约翰内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位著名作曲家后来成为他终身的支持者和挚友。勃拉姆斯将德沃夏克推荐给自己的出版商辛姆罗克(Simrock),很快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Slavonic Dances)得以正式出版。音乐广受好评的同时,乐谱的销售也很惊人。德沃夏克逐渐声蜚世界,告别贫困的生活。于是,德沃夏克开始周游世界。他九次应邀访问英国,在那里演出自己的作品,包括他献给伦敦的《第七交响曲》。1890年他短暂出访俄罗斯回国后,于1891年受聘成为布拉格音乐学院教授。

他在美国生活的时期对他的职业生涯至关重要。1892年,德沃夏克移居美国并出任纽约国家音乐学院院长。音乐学院的创办人珍妮特·瑟伯是一位富有而慈善的女士,音乐学院不仅招收女学生,也对黑人学生开放,这在当时可谓开创先河。在那里,德沃夏克得到了一份报酬惊人丰厚的工作,年薪1万5千美元,每天工作3小时,包括教学和乐团指挥。职位描述中还包括发展美国本土音乐。为此,德沃夏克将非洲黑人灵乐与美洲原住民音乐融合到他的作品中,此举在当时的美国不无争议。1894 年,德沃夏克带领交响乐团与一个由130名黑人歌手组成的唱诗班,在麦迪逊广场花园举行了一场慈善音乐会。在美国期间,德沃夏克创作了他两首最成功的管弦乐曲。《自新大陆》(From the New World)的流传使他成为响誉国际的作曲家,《大提琴协奏曲》是同时代众多大提琴协奏曲中最受推崇的,而他创作的《美国弦乐四重奏》更成为了室内乐的经典。可惜好景不长。1893年那场著名的经济危机后,音乐学院的财政情况急剧恶化。1894年,德沃夏克的年薪被削减至8000美元,并常常拖欠。1895年,他离开美国,回到波希米亚。

在家乡,德沃夏克被视为英雄。他60岁生日时,举国同庆。1904年5月1日,卧病五周后,62岁的德沃夏克与世长辞,留下许多未完成的作品。他的音乐作品仍然影响着世界,包括前苏联的古拉格集中营,以及——根据未经证实的传闻,陪伴尼尔·阿姆斯特朗迈出他在月球上的第一步。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