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manay的火炬又将燃起

12月底的苏格兰首都爱丁堡冰天雪地,但每年到这个时候,全球规模最大的露天派对之一Hogmanay风雨无阻地举行。午夜前,大约有七万五千人在新年倒数声中齐声高唱《友谊天长地久》的原版、苏格兰温情民谣《Auld Langn Syne》。摩天轮继续转动,一点伤感,闪着希冀,雨点与爱丁堡城堡上的烟花在午夜降临时一同绽放。 在苏格兰,新年不叫“新年”, 除夕夜传统节日叫Hogmanay。据说,源起于古代北欧人的庆祝活动:以歌舞与酒精的混合高温驱散严寒。在苏格兰盖尔语中,Hogmanay的意思是“新的早晨”。如今由爱丁堡艺术节组织的Hogmanay连续狂欢3日:12月30日的“火炬大游行”开始,到1月1日元旦下午、各种街头巡游和冬泳等活动画上句号为止。除夕夜的太子道西侧花园内,有一场门票稍贵的“花园音乐会”,每年领衔演出的都是苏格兰或者英国国的流行巨星。过去几年有过Simple Minds、Lily Allen等。今年的压轴是苏格兰新生代领军歌手Paolo Nutini。

12月末的爱丁堡寒气逼人,所幸风雨中太阳仍不时露脸。中央火车站Waverley站旁自圣诞节前就开始成为圣诞与新年的游乐场与市集所在地。全球最大的作家纪念碑——瓦尔特•司各特纪念碑、61米高的维多利亚哥特式尖塔前后,被彩灯闪耀的摩天轮与七彩飞椅抢过了风头。空气中热红酒与安格斯牛肉汉堡的香味一直在飘,梯级之下是为节日特地开辟的溜冰场;背倚着的爱丁堡大学斜坡上,学究气氛也暂时由游乐场设施上的尖叫所替代。 雨点随时砸下,但路上鲜见打伞的人。随时搭讪路人,大多是专门从世界各地赶来“观礼”的游人。如果想参与举着火炬行进的队列,花7英镑就能过瘾。 每一年,令我我最震撼的也是“火炬大游行”仪式。爱丁堡艺术节最初就是指1947年创办的爱丁堡国际艺术节(EIF)。当时正值“二战”余烬未褪,爱丁堡一群文艺爱好者抱着“重振人类精神”的愿望创办了全球第一个立足国际的综合艺术节。进入第25年的爱丁堡Hogmanay元旦除夕狂欢节,将在2016年倒数第二个夜晚以熊熊火炬点燃仪式,在“脱欧”风暴阴影依旧的寒冷风雨夜里,风笛与群鼓伴着中世纪勇士的盔甲出场。巴士汽车将为7000枚火炬让道,街上人群齐声高歌——这样的情景也足够具有“重振人类精神”的象征意义了。 火炬人龙将一直往太子道东端的卡尔顿山丘行进。卡尔顿山丘上有一座当年模仿巴特农神庙而建、却从未完成的建筑,忽然让我记起爱丁堡素有“北方雅典”的别称。只是不知今日贵为艺术名城、各国游客趋之若鹜的爱丁堡,是不是还会以向雅典看齐为目标了。当火炬聚集到卡尔顿山头上,烟花也同时升起。

图/Dave Stocks

而这只是Hogmanay狂欢的热身而已。 最大的庆祝活动是12月31日除夕夜里。25年前的除夕,爱丁堡开创了全球最大规模的露天街头狂欢夜,最初几年都是免费向游人开放的,但“太子道”上的“派对动物”逐年急遽增多,带着酒精狂欢到午夜,这让爱丁堡市政府开始担忧潜在的安全隐患。于是从10年前开始,Hogmanay的街头派对开始收15英镑的入场门票,当然引起了公众不满的声音,但艺术节希望以控制人数的方式保证节日安全的用心也可以理解。 除夕夜最后几分钟,大家齐唱《友谊天长地久》。歌声落下,传统上大家亲吻围在身边的每一个人,不管认识不认识。爱丁堡平日就让人有“大村子”一般的和睦感,陌生人之间也能瞬间“破冰”,在这里实践这样的习俗,感觉再自然不过。新年倒数过后假如要去朋友家拜访,得牢记苏格兰人的“第一只脚”习俗:到访的第一位客人得是一头深色头发的男性,因为在维京时代,金发陌生人的闯入意味着麻烦——这样才能确保为主人家带来好运。这“第一只脚”还得象征性地带一些煤、脆饼、盐、黑色的小圆面包或是威士忌。

图/Dave Stocks

爱丁堡并不鲜见的烟花,也在当夜分别于21点、22点和23点绽放于爱丁堡城堡的上空。如果你不想挤在人堆里,也不想双手冰凉烂醉如泥,入住城堡旁边的Waldorf Astoria酒店是个不错的选择。酒店部分房间有直面城堡的落地窗,每一场烟花都尽收眼底的同时,还保留着清静感。在爱丁堡这个中产味浓的城市中心,以红砂石建成的百年大楼内,有米其林星级名厨Craig Sandle执掌的两家法式餐厅:一家是品正餐的The Pompadour by Galvin,另一家是“轻食”的巴黎式小馆Galvin Brasserie De Luxe。这幢名列“英国建筑遗产”清单之上的大楼,当年是爱丁堡太子道西区火车站的一部分。如今走入二楼Pompadour餐厅,落座大窗旁,维多利亚时代的堂皇装饰与窗外咫尺的爱丁堡城堡相照映。来自西班牙的侍酒师打开英格兰南部的香槟,杯中的玫瑰色映衬着城堡上亿万年的火山石,如梦似影。一顿饭下来,感觉意犹未尽的不仅是味蕾上的狂欢。 再想有更独特的爱丁堡经验的话,还可以下榻19世纪散文名家、美食家与享乐主义者克里斯托弗•诺斯的故居、如今的精品酒店Nira Caledonia之内。在顶层阁楼,你会有独览烟花最灿烂一刻的感觉。

Waldorf Astoria Edinburgh, Address: Princes St, Edinburgh EH1 2AB, UK, Phone: +44 131 222 8888, website: waldorfastoria3.hilton.com

Nira Caledonia, Address: 6-10 Gloucester Pl, Edinburgh EH3 6EF, UK, Phone: +44 131 225 2720, website: www.niracaledonia.com


分享此文章